寻梦 追梦 圆梦
                       
亚太娱乐开户
     
他满怀激情,来到龙山脚下,用自己所学描绘美丽的画卷;他无私奉献,破解瓶颈难题,用实力书写着“首钢速度”;他心无旁骛,扎根生产一线,用行动诠释钢铁报国梦,他就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首钢股份公司硅钢事业部技术一贯室副主任赵松山。

硅钢作为功能性材料的一种,因其制造技术严格、苛刻,生产工艺复杂,被称为“钢铁产品中的工艺品”,是一个国家钢铁产业发展水平的标志,尤其是取向硅钢,更是被誉为现代钢铁业“皇冠上的明珠”。2008年取得北京科技大学材料加工工程专业硕士学位的赵松山,来到首钢股份公司硅钢事业部,全程参与了硅钢生产线的设计、建设、调试、工艺验证和投产各关键环节工作,用他的话讲,自己是在“懵懂迷茫、执着追求、收获喜悦”的过程中成长着、收获着。


有种信念叫坚守


初到硅钢事业部时,硅钢生产线正在进行土建施工,打桩机、汽车轰鸣声可谓是震耳欲聋,忙碌的施工场面,就像强力胶稳稳黏在怀揣梦想的赵松山脚下,让他久久不能自拔。对于一个有志青年来讲,能将自己所学奉献在这片青春的热土上,内心的喜悦油然而生。赵松山很快就加入到建设者的队伍中,那时,忙碌成为他唯一的“生活”。

采访中,赵松山给记者讲述了发生在建设时期的一件事。当时赵松山是硅钢常化酸洗线的工艺负责人,由于常化酸洗线在整个硅钢产线起着承下启下的关键作用,因此工期节点要求特别紧张。为了让常化酸洗线按时烘炉,工程项目总指挥把所有工序施工负责人聚拢在一起,根据施工进度倒排工期,每日对遇到的问题及困难定措施、拿方案,明确时限。

一个休息日,赵松山在施工现场看见外国专家忙碌的身影,他便上前询问,今天是休息日,您怎么来到施工现场?外国专家对他说:“是你们敬业的精神感动我,希望我能给你们带来帮助”。简单的话语,让赵松山感受到力量来自于团结。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个个制约常化酸洗线的瓶颈问题被一一化解,常化酸洗线在保质保量的前提下,如期进行烘炉。


有种品质叫卓越


日日行,不怕千万里;常常做,不怕千万事。采访中赵松山对记者说:“在学校的时候,一本厚达几百页的教科书中,对硅钢的描述仅有几页,这说明这个领域可借鉴的经验不多,只能靠自己日常的摸索和实验去总结,没有捷径可循”。那时,他每天都在数据中“遨游”,每天都在等待中守候成功的佳音。

2012年3月7日,股份公司硅钢事业部成功试制出高温工艺下的第一卷表面质量、性能合格的高磁感取向硅钢,从此首钢迈进钢铁行业制造水平和能力的第一阵营。但由于高温工艺成材率低、成本高、性能稳定性差,导致该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低下。意识到这个问题,硅钢事业部开始向低温取向硅钢生产展开攻关。

取向硅钢,生产难度极高。硅钢事业部先后经历了高温、到中温、再到低温的开发过程,2014年初,硅钢产线由高温工艺路线全部切换为低温工艺,但问题层出不穷。每天硅钢事业部的每个人就像上满了弦一样,解决问题、处理问题,生产线成为大家的办公室、成为职工的第二个“家”。有很多同事经常忙得忘记时间,连去幼儿园接孩子都被抛在脑后。采访时,赵松山给记者看了一组分析数据,仅Excel表格就列出了162万行。记者估算了一下,将Excel表格字体设为11号字,按一张A4纸能打印54行计算,162万行就要打印3万余张,按一包A4打印纸为500张计算,仅这些数据打印出来就需要60包,这还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由此可见,为摘取“皇冠上的明珠”大家所付出的艰辛。在大量数据支撑的前提下,赵松山与他的团队还将分析出的数据转化为178套方案,将最终关键控制点由51项增加到238项,经过一轮轮反复转化实施,历经1年多时间的不断摸索,硅钢低温工艺路线全面贯通。

经多方检测机构验证,其产品表面质量、磁性能和板形控制等多项性能指标,完全符合不同用户的需求,这也使得首钢成为世界第四家全低温高磁感取向硅钢的制造商。

回忆这来之不易的成绩,赵松山感慨地说,有两件事情让我倍感荣幸,一是有机会参与取向硅钢机组建设、热试车投产及大生产工艺攻关的全过程;二是庆幸与一支“敢做事、能做事、能做成事”的硅钢团队为伍,是大家的共同努力,用最短的时间将硅钢的品质做到卓越。2016年5月,中机联、钢协共同组织了“首钢高磁感取向硅钢产品及超高压变压器应用”成果评审会,专家一致认为,首钢技术指标全面达到国际先进水平,首钢进入变压器材料供应商世界第一梯队。


有种精神叫拼搏


对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满足用户差异化需求,是每一个行业生产者不断追寻的目标。首钢硅钢产品之所以能“弯道超车”,迅速跻身行业前列,得益于大家心中有一种拼搏的精神。

赵松山回忆说,在硅钢设备调试期间,一名外国专家给他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那就是态度决定一切。他说:“当时有一位外国现场监理自己去市场买来材料,亲自制作工具,为施工人员示范做法,看似简单的改变,效果却截然不同。”这位外国监理告诉赵松山:“只要你去想办法,万事皆有可能去实现”,这句话深深地刻在了赵松山的心里。

拥有一流的装备,汇聚众多干事创业年轻人的股份公司硅钢事业部,就应该生产出一流的产品,这是赵松山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据统计,我国输配电损耗占全国发电量的6.6%左右,其中配电变压器损耗占到40%—50%。以2013年全国发电量5.32万亿千瓦时计算,全国配电变压器电能损耗约1700亿千瓦时,相当于三峡电站2013年全年发电量的1.7倍,电能损耗十分严重。为达到节能、绿色、环保的目的,取向硅钢必须向高磁感、低铁损、薄规格发展。赵松山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这一领域寻求突破,让首钢制造向更宽领域迈进。

为了解用户的需求,赵松山与销售人员多次走访高端用户,回到单位与技术团队围绕最终产品特性研究组织生产方案,这其中包括炼钢、轧钢、硅钢多个产线的联动,有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大家的努力和付出就会前功尽弃。在产品开发过程中,为了尽快打通0.23毫米、0.20毫米薄规格产品质量稳定和均匀性瓶颈,赵松山大部分时间是与产品为伴。其间,针对关键工序制定试验方案103项,攻克多项技术难关,最终实现了高端薄规格铁心材料研发及产业化制造,其产品在吴江变压器厂试用,该厂技术人员评价说:“现在用首钢产品,怎么都能做出合格产品,性能还富余1至3个百分点,首钢硅钢就是好用。”

在产品试制和认证中,股份公司硅钢事业部坚持把用户标准作为最高标准,至今赵松山还记得首钢产品在特变新变制造第1台750kV变压器的情形。他在用户生产现场连续奋战了一个多月,全程跟踪硅钢片纵剪、横剪、叠片和最终检测,全面解决了用户的疑虑。用户发来感谢信,对首钢硅钢产品的长期稳定供应和用户服务支持表示感谢。几年来,首钢产品获得三峡集团供货资质,在国网交流输变电最高电压等级1000kV双百万项目上取得突破,在世界首套高铁220kV卷铁心牵引变电器上实现首发应用……首钢高磁感取向电工钢的产业化助力国家电力重大装备用材料实现国产化,目前产品已广泛出口到韩国、日本、意大利等27个国家和地区。

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创业的道路虽坎坷,但在赵松山的心里却是别样的兴奋。10年间,他在股份公司硅钢事业部找寻到自己的梦,用执着与热爱追寻着自己的梦。面对钢铁行业的新时代,赵松山将以更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以百倍的工作热情和干劲儿凝聚起团队的力量,努力为建设中国电工钢示范工厂贡献力量。

2018-5-11